• <nav id="ye8cm"><strong id="ye8cm"></strong></nav>
    <nav id="ye8cm"><strong id="ye8cm"></strong></nav>
  • 無標題文檔 成年大片免费视频播放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大块网

    推進社區網格化治理 助力建設和諧幸福之城

    市委黨校課題組

    2022-03-17 16:38來源:鐵嶺日報社

    【字體:

    編者按:市第八次黨代會描繪了發展質量高、創新能力強、開放活力足、城鄉環境好、幸福指數高的美麗幸福新鐵嶺的宏偉目標。其中,建設和諧幸福之城需要社會治理現代化水平顯著提升,社會安定有序、人民安居樂業,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滿意度明顯增強,全面提升基層治理能力與效能是其重要支撐。基層社會治理是國家治理的重要基石。加強和創新基層社會治理,是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內容,也是推進社會建設,不斷增強人民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建設美麗幸福新鐵嶺的內在要求。在新時代,加強和創新基層社會治理,需要轉變基層社會治理理念,完善基層社會治理格局,寓“治理”于“服務”之中,在維護社會穩定的基礎上進一步激發社會活力,實現社會治理與經濟發展、民生改善的良性互動。推動社會治理和服務重心向基層下移,構建基層社會治理新格局,為居民提供精準服務,及時化解問題與矛盾,社區網格化治理不失為一種有效途徑,是解決當前基層社會治理難點、焦點、痛點問題的重要環節。社區網格化治理作為基層社會治理的新模式,能夠有效助力建設和諧幸福之城,值得關注和研究。

    一、網格化治理將矛盾糾紛化解在基層,將和諧穩定創建在基層

    治國安邦重在基層,基層社會治理是國家治理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基層社會治理,明確指出:“一個現代化的社會,應該既充滿活力又擁有良好秩序,呈現出活力和秩序有機統一……要加強和創新基層社會治理,使每個社會細胞都健康活躍,將矛盾糾紛化解在基層,將和諧穩定創建在基層。要更加注重維護社會公平正義,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和社會全面進步”。“我們要改革創新基層治理,提高治理能力,更好服務于人民群眾。”

    建設和諧幸福之城需要對基層治理體系創新,推動社會治理和服務重心向基層下移,把更多資源下沉到基層,更好提供精準化、精細化服務,構建基層社會治理新格局。提升基層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既是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構建基層社會治理新格局”的要求,也是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確定的“十四五”時期經濟社會發展主要目標之一。因此,“十四五”時期,我們要在加強基層基礎工作、提升我市基層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上下更大功夫。推動社會治理和服務重心向基層下移,構建基層社會治理新格局,為居民提供精準服務,及時化解問題與矛盾,社區網格化治理不失為一種有效途徑,是解決當前基層社會治理難點、焦點、痛點問題的重要環節。社區是社會治理的基本單元,也是社會治理體系中的基礎部分。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加快,城鄉社區內人員密集,構成復雜,訴求多元,追求多樣。而社區又承載過多的繁雜事務,難以及時有效應對來自管理部門千條線的工作,這使得創新基層社會治理迫在眉睫。在此情況下,社區管理的“網格”化無疑開辟了一條新的路徑。網格化治理將城市管理轄區按照一定的標準劃分成為單元網絡。通過近年來的不斷探索運行,各種矛盾糾紛被化解在網格,解決在基層,實現了基層管理由被動治理向主動服務的轉變,其不僅成為服務群眾的重要工具,也成為推進社會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載體。

    (一)網格化治理有助于構建適應新的社會形態的基層治理體系

    社區網格化治理是基層治理的結構重構,其關鍵在于在社區治理層級之下建立一個新的治理層級——網格。社區網格化治理把治理單位細分到網格,在這些小單元中注入被條線分割的行政資源,實現了治理下沉,這在很大程度上解決了基層長期存在的治理懸浮問題。網格化治理通過行政權力下沉的方式,充分連接政權力量和社會個體力量,將分散的治理力量進行優化整合,把黨的建設、綜合治理、重點人員管控、應急管理等工作納入基礎網格體系,進而促進了網格內信息資源和服務資源的整合,整合行政體制外的各種治理資源,網格化的推行,對社區傳統管理結構和運行機制形成了巨大沖擊,使基層治理方式由“上邊千條線、下邊一根針”向“上邊千條線、下邊一張網”轉變,實現“大事全網聯動、小事一格解決”,真正實現了社會治理和服務重心向基層下移。銀州區紅旗街道將社區網格員巡查制度化,組織網格員巡查隊在社區內開展“巡邏”,將發現的大事小情及時上報街道,街道收到情況后及時與相關職能部門聯系,確保在街道一級將“情況”化解。不僅走在前沿探索城市治理新模式,還有效緩解政府行政力量不足造成的城市治理矛盾,有效發揮新形勢下居民、社區、街道、區直部門自治的聯動體系。

    (二)網格化治理有助于提高治理效率

    網格治理化整為零,將管轄區域科學合理地劃分成橫縱網格,將社區內的基本職能都囊括在同一網格中,填補了基層社會治理中的“真空”和“盲區”。網格化治理確保網中有格、格中有人、人在格上、事在格中。實現“小事不出網格、大事不出社區”,徹底改變了以往居民遇到問題時“反映無門”的情況,無論是家長里短的小事還是改造環境的大事,都可在網格內反映,通過網格來協調溝通,促使服務方式轉變為“動態式”,由原來社區工作人員在辦公室坐等群眾上門辦事轉變為主動深入網格,由過去“浮在面上”變為“沉 到下面”,由“被動應付”變為“主動服務”,切實把問題及時發現在基層、解決在基層。在臺風“巴威”登錄防汛期間,銀州區委組織部第一時間通過微信群下發防范通知,隨后各街道通過社區網格員群讓全區3000名網格員同時啟動,齊上陣、查隱患、解難題、抓落實。網格員與社區工作人員上門走訪,排查安全隱患,對網格內存在的電線裸露、下水道積水、排洪溝堵塞、井蓋破損情況等安全隱患問題逐一排查,第一時間上報,使各種矛盾和問題防患于未然。網格化促進了社區的管理和服務水平得到提升,“回應有速度、解決有力度、服務有溫度”,提高了辦事效率,拉近了街道、社區與居民之間的距離。

    (三)網格化治理有助于提升精細化管理水平,降低治理成本

    治理的精細化是社區網格化治理的突出特征,這種精細化主要表現在網格劃分的層次性、治理方式的信息化和治理力量的互動性。由原來居委會提供整體化服務轉變為定人定點的精細化服務,助推服務精化。在社區治理網格化時代,社區治理可以通過網格直接到達家戶,形成了社區—網格—家戶的社區治理體系。社區網格精細化治理解決了基層長期存在的治理粗放問題。網格化治理將“大社區”細分成“小網格”,使網格工作真正面向居民、從居民角度出發,真正面向基層、扎根基層,使社區管理工作更加科學化、規范化、精細化,且大大降低了治理成本。銀州區鐵西街道居然社區則依托網格微信群,在微信上建立“居然一刻鐘網格群”,在網格內解決居民大事小情,形成上下有效聯動,無盲區無死角,扁平化管理,同時也打造出全新的社區網格服務管理模式。由于城市部件破壞、損傷、丟失數量大大減少,自來水管漏水等問題能夠被及時發現,城市部件維修、重置費用等管理對象成本也大大降低。“網格”雖小,服務“大民生”的功能極強。

    二、“管理網格化、服務零距離”,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滿意度明顯增強

    社區是城市的細胞和基本單元,是城市賴以存在和發展的基礎,也是實現社會和諧的基礎與保證。在城市化的進程中,社區已成為完善城市功能、提高城市管理水平和居民素質、維護社會穩定的重要載體。社區是基層治理的關鍵一環,網格是基層治理的“神經末梢”。銀州區高度重視網格化治理的作用,本著“管理網格化、服務零距離”原則,通過劃分網格、落實責任、建章立制,落實服務措施,將“大社區”細分成“小網格”,充分激活社區資源、強化服務功能,提高工作效能,使社區管理工作更加科學化、規范化、精細化。

    (一)黨建引領,做強網格

    去年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銀州區將在職黨員力量聚合起來,協調組織300余家市、區直單位共計6000名在職黨員包扶64個社區,其中有1000余人發展為網格員、樓長和單元長,參加社區活動和治理已經成為這些黨員的常態。

    紅旗街道將支部建在網格上,積極發揮了黨組織和網格黨員在網格事務中的模范引領作用,配齊配強網格黨組織、網格長、網格員、樓長單元長及網格志愿者,實現了50個“紅心網格”全覆蓋,平安網格志愿者隊伍達到500余人。每個紅心網格都要完成紅心網格日志,網格長、網格員要做好走訪記錄工作,形成《紅心網格工作日志》,把排查情況、群眾訴求和心得體會認真及時記錄。每個網格需要每天完成到責任區巡查任務,及時掌握網格內社會治安、信訪穩定、矛盾糾紛等情況,及時、全面、準確排查安全生產隱患;及時登記上報網格內常住人口、流動人口戶情況信息等重要信息。

    銀州區柴河街道光明社區充分發揮社區黨員在社區建設中的模范帶頭作用,創新開展了“家在社區·五色志愿服務在行動”活動,以“紅橙綠金藍”五種顏色代表五項服務主題,組建了以社區黨員為主體的120多人的社區志愿者服務隊,引導居民參與到社區建設中來。社區離退休黨員帶頭參與小區環境綜合整治工作,自覺維護小區環境,建立“花果園小區”;社區通過居民議事廳采取社區牽頭居民自管的模式變“棄管樓”為“齊管樓”;社區還經常組織轄區黨員開展豐富多彩的黨建活動,真正實現了人人參與、人人出力、人人共享的社區治理大格局。

    銀州區鐵西街道居然社區黨委依托黨建引領實行網格化治理。將轄區內117棟樓房按照分布特點劃分為8個網格,每兩個網格落一個支部,成立了4個網格黨支部,網格內設有網格長、樓長、單元長,這些都是由黨員和在職黨員及志愿者組成。并建立一級由街道管理者、社區黨組書記組成;二級由協管員、網格長組成;三級由網格員、樓長、單元長、志愿者組成的三個層級微信服務平臺。形成上下聯動,分級服務的機制。為網格內居民提供法律援助、貧困兒童課后輔導、醫療咨詢義診、生活服務、文體娛樂、平安保障等。將管理、服務、輿情收集、文化宣傳等工作構建成具有時效性的網格化治理。通過網格走訪、微信群反饋及時了解居民所需所想。網格解決不了的,社區溝通街道或相關部門及時協調解決。

    為防控新冠肺炎疫情,銀州區工人街道協和社區建立了285人的網格員微信群,目前,這些網格員已經完全融入和下沉到網格中,只要社區書記一聲令下便能馬上行動起來,協和社區還發揮在職黨員進社區優勢,讓在職黨員擔任網格長網格員,這支不斷發展壯大起來的隊伍在社區的統籌下全部劃分回各自居住的小區開展網格建設工作。

    (二)搭建體系,助力網格

    建強自上而下的區委、街道“大工委”、 社區“大黨委”、網格黨支部四級貫通主軸體系,形成四級聯動扁平化管理治理模式,編織起銀州為民服務“一張網”。

    強化街道功能。一是成立街道黨群服務中心。整合街道內五大辦公室為黨群服務中心,在做好服務群眾工作的同時,承擔街道平臺指揮中心任務;網格和社區上報到街道的問題,街道職能內能處理的由黨群服務中心分配相關負責人,處理不了的上交至區級指揮中心。二是建強街道“大工委”。吸納駐街單位、包扶單位的黨組織負責人擔任兼職副書記或委員,發揮統籌優勢,建立并逐步實現扁平化管理模式。紅旗街道將轄區內的銀岡書院院長吸納為街道“大工委”委員,聯手開展現場研學、黨課輔導、重溫入黨誓詞等活動,銀岡書院成為紅旗街道黨工委的主要紅色教育基地。鐵西街道居然社區成立了由社區黨委書記為大黨委書記,由十六小學、市特色裝備服務中心、居然之家和銀州區黨建服務中心等黨支部的黨員代表為委員的組織機構。

    強化社區功能。一是把好社區干部入口關。聯合人社、民政建立逢進必考的進入機制,由人社局統一招考、民政統一配備、組織部統一管理。讓高素質人才擴充至社區干部隊伍中來,優化社區干部隊伍結構,提升社區根本整體素質。二是建立約束機制。結合社區績效考評工作、黨支部評星定級、遼沈黨建智慧云平臺等工作情況對社區書記進行考核評比,讓有能力、想干事的干部進入社區書記隊伍,推動社區干部身份多元化。三是全面推進社區“大黨委”建設,將居委會、業委會、小區物業、非公組織、共建單位等各方資源吸納進來,形成為民服務的合力。嶺東街道文薈社區在高考來臨之際,邀請了心理咨詢師為成員單位翔宇學校的高三學生開展“健康減壓 輕松備考”心理健康講座,這場講座,讓學生輕松減壓,宣泄了焦慮、煩躁等不良情緒。柴河街道楓情水岸社區與“大黨委”成員單位書畫愛好團隊聯合互動,為過“政治生日”的黨員送上他們的字畫。紅旗街道電業社區“大黨委”,吸納了農業銀行、誠濟醫院、大連海鮮館、銘緣酒店等10家駐社區單位黨組織負責人為社區黨委委員,通過定期召開聯席會議,推動駐區單位積極參與社區建設,不僅出謀劃策,還投入資金30余萬元,幫助社區群眾解決了小區綠化、居民健康醫療、上下水不通、路面破損等20項民生問題,形成了良性的共駐共建格局。工人街道春園社區“大黨委”成員單位愛爾眼科醫院開展了“為百姓送光明未來行動”等義診進社區活動,免費為轄區200余名居民進行眼部檢查,在服務百姓健康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

    (三)打牢根基,優化網格

    一是科學劃分網格。聯合民政等部門,按照社區所轄人口數量和面積等因素,對相差較大的社區進行合理調整,減小大小社區之間的差距,并根據轄區人口數量等情況相應調整社區工作者人數,同時按300戶1000人標準,科學合理劃分網格。

    二是發揮好網格員作用。網格員下沉到所負責的網格,日常巡查、重點走訪、專項查訪等,做到對網格內區域設施、人員情況、矛盾隱患“三必清”和特殊人群信息、流動人員走向、重點人員動向“三必掌握”,真正形成“大事一網聯動,小事一格解決”的高效工作機制。光明社區網格長走訪時發現83號樓樓道滲水,嚴重影響居民出行,網格長立即向社區匯報情況,社區書記當即派出工作人員協同網格長協調解決。光明社區堅持小問題不出網格,大問題不出社區,努力實現民情無遺漏、管理無縫隙、服務無盲點的工作目標。

    三是積極整合網格內各方力量,吸收社會力量參與到各個網格黨支部中,為群眾服務。比如柴河街道平安社區衛生服務站負責人張旭,他的另一個身份是一名網格員,他經常組織衛生服務站為網格內的居民免費義診,網格內100余名居民得到了實惠。遼海街道八三社區第五網格網格員李向洲為轄區內老人免費理發,轄區居民拍手稱贊,一些對網格員工作持觀望態度的居民紛紛“路轉粉”。

    三、提升網格化治理水平建設和諧幸福之城

    建設和諧幸福之城包括安居體系、適居服務、樂居家園,強調的是滿足人民群眾從“安居”到“適居”再到“樂居”的追求向往。建設和諧幸福之城是立體的、多維的、全方位的,既要有形態,也要有溫度、有質感,老百姓事事都能享受到優質高效的公共服務,時時都能感受到精致精細、品質品位。通過推行基層網格化治理,能夠有效彌補現有治理體系的不足,克服行政部門條塊分割、各自為政、推諉扯皮等種種弊端,重新整合資源,下放事權,構建一個新的社會治理體系。當前,提升網格化治理水平建設和諧幸福之城需要解決以下幾個主要問題。

    (一)解決好人的問題

    一是網格管理者的觀念必須要轉變,強化“服務”思維,及時、深入、全面了解網格內居民所思、所需、所盼,才能充分整合基層資源,積極適應社區居民多元化需求,努力做到“民有所呼、我有所應,民有所求、我有所為”。更好地為群眾服務。只要把網格化服務工作做好了,把群眾需求解決了,和人民群眾心連心了,網格化治理就會得到廣大居民群眾的參與、支持和擁護。

    二是逐步提高社區專職工作人員的政治待遇、生活待遇,改善工作條件,建立激勵機制,增強他們的工作積極性,以此吸引和留住高素質人才投身社區建設。

    三是建好網格員隊伍。“網格化服務管理”的重中之重,是組建一支優秀的網格隊伍。網格員要有較強的業務能力,對網格內人口、治安、維穩、城市管理等情況要熟悉,能夠及時解決網格內存在的問題,突發的事件。同時要關注群眾關心的熱點、難點問題,把群眾最關心、最現實的社會熱點問題作為城市網格化治理的一大重點。遇到無法解決的問題,網格員則應該做到及時受理、及時反饋、及時向群眾解釋。因此,要不斷充實網格專業力量,充分發揮專業人員在基層治理中的作用。要分層次、分類別地堅持經常開展學習培訓,要開展政策法規、業務知識、職業道德等方面的專題培訓,不斷提高網格責任人的素質和能力。網格責任人要自覺加強相關政策、知識和技能的學習,努力提高自身素質,更好地完成社區網格化治理工作任務。同時,要加強兼職網格員隊伍建設,注重堅持發揮老黨員、老干部、志愿者和熱心人士的作用,整合社會資源,組建理論宣講、教育服務、法律普及等網格志愿服務隊。總之,要提高多種舉措,打造一支有能力、有擔當、有素質的網格員隊伍。

    四是推動社區居民真正成為網格化治理主體,讓公眾廣泛參與到網格管理中。對于網格化治理來說,社區居民不僅是網格管理的服務對象,更是網格管理的主體。居民的主人翁精神發揮出來了,城市社區治理就活了。廣泛的公眾參與,有助于解決網格化治理中網格員素質不高、信息收集不及時、運行成本高昂等問題,也有助于政府管理向治理和善治轉變。要加大宣傳力度,營造濃厚的輿論氛圍。為提高群眾知曉率和參與率,需要加大宣傳力度,在宣傳欄、公共活動場所、各樓棟等張貼宣傳材料,懸掛網格示意圖,公布網格責任人照片、姓名、聯系電話、工作內容和服務管理職責等基本信息,向每個住戶發放網格責任人服務聯系卡,營造濃厚的輿論氛圍。讓身在網格中的人了解網格,關心網格。

    (二)解決好動力問題

    網格化治理的生命力在于是否能夠發揮出應有的作用,及時化解矛盾,解決問題,因而增強百姓對網格員的信賴與支持。

    一是確保網格化管理工作高效運行。切實做到全覆蓋。做到入戶全覆蓋、信息全采集、民情全掌握。對網格內“人、地、事、物、組織”等要素信息及時采集、跟蹤處理,建立“有人巡查、有人報告、有人解決、有人督查”的閉環運行機制,推進社會隱患主動排查、社會矛盾聯動化解、服務管理及時跟進。

    二是整合企事業單位和社會組織在便民服務、慈善關愛、創業就業、政策宣傳等方面的資源,建立資源清單,鏈接相關組織精心設計項目,形成網格為民服務項目清單。在基層網格為社區提供的服務之中,公眾最為關心的是政務、養老、矛盾化解和醫療咨詢等各項基礎性公共服務,這要求基層網格在履行一定管理職能的同時,更要重視強化服務功能,寓管理于服務之中,積極打通社區服務的“最后一公里”。要注重發揮網格社會協同的重要作用,幫助社會組織介入網格事務的處理,對居民反映的有關問題利用自身特長處理和解決,引導社會各界增強自覺參與意識、責任擔當意識,積極推動社會治理共同體建設。

    三是“資源下沉賦能網格,提升社區網格治理能力”,要整合各部門一起參與管理中來。對于百姓身邊的一些疑難雜癥問題,網格員自身力量薄弱,解決問題還需要聯系各個職能部門聯合協助。推進網格治理的著力點,在于各個職能部門切實為民解決困難問題。網格化管理工作的推進,讓街道從“行政末端”逐步向“治理中樞”轉變,而要讓其真正發揮作用,街道、社區的“擴權”是必要過程。其中的“擴權”不僅僅是權力的下放,也是更多部門的支持和配合。

    四是“分類治理,推動社區網格的差異化治理”。充分考慮小區類型、人口規模和密度、自然地理位置等因素,建立網格設置數據模型,合理劃分社區網格,有效分配社區網格資源。社區網格化治理只有“網住人”,網住社區居民的需求,網格化治理才能實現。

    (三)解決好渠道問題

    大力推進基層協商民主。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涉及基層群眾利益的事情,要在基層群眾中廣泛商量”。基層協商的實質是推進基層群眾廣泛參與基層事務,通過多種形式的基層協商,協商于民、協商為民,解決具體事情辦不辦、怎樣辦的問題,維護群眾利益,推進“民事由民議、民議后民決”。“在中國社會主義制度下,有事好商量,眾人的事情由眾人商量,找到全社會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約數,是人民民主的真諦”。要積極推進基層組織、基層單位與基層群眾之間的協商,基層組織、基層單位與其他基層組織、基層單位之間的協商,或者基層群眾與基層群眾之間的協商,目的是更好地解決基層問題。要充分發揮社區居民的積極性和創造性,把對社區事務并不關心的居民之間的“機械團結”轉變為大家共同參與社區事務、協商、獻計獻策打造美好家園的居民之間的“有機團結”,共同朝著社區建設目標努力,建立真正意義上的社區治理共同體。

    (四)解決好有效合力問題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報告進一步強調“加強黨對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領導”。把黨建引領作為推動基層治理創新發展的根本途徑,才能筑牢根基,讓基層黨組織拉得出去、頂得上來,基層黨員干部趕得上來、沖得上去,推動基層治理有“魂”、有序、有力、有效。把黨的領導貫穿社區治理創新各方面、全過程,通過政治引領、組織引領、能力引領、機制引領,把黨的領導融入基層社會治理,才能使社區治理政治方向不偏離,資源能力有保障,才能上下貫通、左右協調,形成社會治理有效合力。要探索以黨組織為核心的網絡化協同治理機制。以“黨建+”模式為主軸,充分發揮基層黨員的戰斗堡壘和居民委員會的動員凝聚作用,依托社區微信群、社區公眾號等平臺,協調各類社會組織、無職黨員、群眾組織、志愿者隊伍、駐區單位、公安資源、服務機構參與到管理網格中來,建立社區與基層政府、企事業單位的對話、協商、溝通、協同、合作、共事的機制,有效統籌工作力量和社會資源,形成推進合力,充實社區工作力量。要切實將黨的力量下沉到網格,把社區網格打造成為在職黨員服務群眾的紅色陣地、基層黨組織發揮作用的紅色堡壘。使社區網格成為黨委政府聯系群眾,取信于民的窗口,讓社區管理真正做到參與有熱度,治理有法度,關愛有溫度。

    網格化治理是提高基層管理水平的有效手段,如今網格化管理日益成為一種新型城市治理模式。網格化推動了治理權力、資源、信息、人員等力量下沉,進一步優化治理流程,讓社區網格真正承擔起了解社情民意、采集治理信息、服務社區群眾、化解矛盾糾紛等基層社會治理的基礎性工作。我們要全面提升網格化管理水平,使基層社會治理更加精準精細,凝聚全市力量,攜手建設和諧幸福之城。

    (課題組成員:劉麗紅 段樹新 張傳一 劉興偉 王忠國)


    編輯:韓濤
    無標題文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