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ye8cm"><strong id="ye8cm"></strong></nav>
    <nav id="ye8cm"><strong id="ye8cm"></strong></nav>
  • 無標題文檔 成年大片免费视频播放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大块网

    【報春花】你是山野吹來的風

    ——讀曲春秋散文選《嘎甲春秋》

    2021-10-22 09:50來源:鐵嶺日報社

    【字體:

    我是個感性多于理性的人,還不具備上升到理論層面理解春秋文字的能力。而且前段時間生病耽擱,目前為止《嘎甲春秋》還差幾篇沒拜讀完,有些文字還沒來得及反芻,細細品味。但我的確喜歡春秋那些活著的文字,它們沾著土腥味兒,混著清新氣,搖曳著新綠的芬芳,可能不精致,但更體現了一個活生生的“活”字。它不是文人墨客矯揉造作出來的田園之樂,而是人在其中,陽光、空氣、水,你和我,我和他,息息相關。

    初識春秋,不是在生活中,而是在文字里,是她發表在《鐵嶺日報》上的那篇《回家》。她用平常到近乎聊天的語言,敘述了自己飼養的兩只小鴨在大水中失而復歸的驚喜。那是真的文字,沒有擦脂抹粉,不追求“高大上”,就是平凡的農婦的情感,卻是人性中最樸素最真實的情感。在這種情感中,人和家禽是平等的,同屬生命體,當一種生命用信念和毅力結束漂泊時,另一種生命由衷地對它表達敬意。我也是農村長大的,有過類似的經歷,但我從未想過如此放低“人”的身價來理解動物的歸巢。我知道,春秋并非刻意如此,對生命加以禮贊,是她性情中本色的流露。后來通讀她的鄉土散文,也證實了這一點。她與她的雞鴨鵝、貓狗豬、牛馬羊、花草樹……都是可以對話的,對它們,她似乎有著一種超越種群的理解,她把這種理解用村婦質樸的心和語言表達了出來,這是最難能可貴的。世人從不厭倦華靡,然而越是看似簡單的,越是高難的藝術。我不知道《嘎甲春秋》散文選把《回家》放在首篇是否有意,但可以肯定,這的確是春秋散文的代表作。

    我在毫無防備之中,一下子就跌進春秋素面朝天的文字里了,可以稱為一見鐘情吧。我日常以各種方式收集春秋發表的文字,它們每一篇都深深地打動我。那打動我的,到底是什么呢?我一直在琢磨。有一段時間我幾乎拿挑剔的眼光去讀,最后卻只能承認,我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了春秋的文字。春秋的文字清新質樸,簡單真實,就像山野吹來的風,有春的溫煦,夏的清爽,秋的沉醉,甚至冬的凜冽……而那些鄉野間平凡的生命,就在這飽蘸熱愛和歌頌的文字所造就的自然界里,萌生、蹣跚、豐滿、強健……直至完成生命之旅(當然,除了動物,還有植物,在此不一一贅述)。不知道兩個未曾謀面的人在文字里相遇、相識、相知,是否也可以算做人生的一件幸事。

    后來讀《土葬》,我是震撼的。《土葬》如果只停留在對雞的夭折深感心疼的層面,那還只是普通人的情感,而春秋并沒有到此停駐,在她的情感里,雞,雖然只有短短的一生,母雞可能三年,公雞甚或只能到半冬,但“生命是應該成長的”,公雞應該是羽毛光鮮艷麗,雄赳赳氣昂昂,打鳴報曉;母雞應該是性情勤勞溫順,咯咯噠咯咯噠,生蛋孵崽。這才是雞的人生。而那些害了雞瘟死掉的雞崽,沒有機會享受這些生命之樂了,它們甚至沒有機會承受成為人們盤中美餐時的生命之痛。春秋行筆至此,令我想起一位父親為他夭折的孩子寫作的一篇《八個月等于一生》。這似有用放大鏡讀文之嫌,但現在我們讀的不是文而是情感,誰能否定,春秋在侍弄那些小生靈時不是心懷慈愛的呢?誰又能否定,目睹本該茁壯的生命早夭,心是無比無奈而悲慟的呢?如果你我不把那些雞崽只看作雞崽,如果你我跟春秋一樣,平等地看它們是生命體,生命與生命之間,是平等的,彼此陪伴,你我都會懂得,當“鐵鍬與沙土分離”,填埋“深溝里那些鮮紅的,還有些顫動的羽毛”的尸骸時的春秋之痛——“世間縱然有千萬只雞,卻再也不是這些與我共同生活過這段行程的生靈!”

    人自詡為“高等動物”,其實人對其它動物的輕視和殺戮,是世間最低等的行徑。春秋的文字,用樸素的風格和樸素的情懷表達對生命的敬畏,不僅讓我們欣喜于甘食厚味之后忽遇清新之風,同時也促使我們展開思索,解讀環境,解讀環境中所有的生靈。那時,你會更加熱愛生命體共同擁有的地球,熱愛循環往復的四季,熱愛我們普普通通的生活。正是無數微小的元素,無數微小的情感,構成了我們龐大的人生和人類社會。

    收集散發的文字,總難免有遺漏,實為憾事。幸喜春秋在市、縣文化部門的支持下出版了她的散文選——《嘎甲春秋》。這是春秋以文字和心血孕育并生產的孩子,雖未能面賀,遙祝之心料已簽收。每讀文選,那鄉土情,山野風,總能拂去眉角心頭俗世的燥熱。每個人的社會角色不同,經歷不同,對文字及文字中的表達的理解就不同。我不敢說我讀懂了春秋、讀懂了春秋的文字,但我讀出了她對生命的敬畏和禮贊。也許,憑這一點,我也可以成為春秋名正言順的朋友吧?我也期待著,某個初雪的冬日,我坐在春秋家的炕頭上,吃著她親自喂養長大的雞鴨,親自操刀宰殺的雞鴨,親自下廚熬燉的雞鴨,然后,我們一起說著她“歡樂之時漫上心頭的悲戚”,那種“兩極間的共存”……我依然不叫她“姐姐”,雖然她比我年長,學識文筆等等都遙遙領先,但我還是喜歡叫她的名字,春,秋,那是鄉間平常的日子,卻山風習習,溫涼宜人。

    四丫


    編輯:韓濤
    無標題文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