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ye8cm"><strong id="ye8cm"></strong></nav>
    <nav id="ye8cm"><strong id="ye8cm"></strong></nav>
  • 無標題文檔 成年大片免费视频播放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大块网

    【報春花】走進老邊溝

    2021-10-20 09:44來源:鐵嶺日報社

    【字體:

    “紅日升在東方,其大道滿霞光。我何其幸,生于你懷,承一脈血流淌。難同當,福共享,挺立起了脊梁。吾國萬疆以仁愛,千年不滅的信仰。”

    這是頌詠華夏山河壯闊、歌唱人民幸福生活的歌曲《萬疆》中的一段歌詞。這首歌曲調大氣磅礴,激越人心,有很強的帶入感,讓人仿佛看見跨絕壁越群山的萬里長城巨龍般奔涌而來。歌曲一經推出便在網上網下一路飄紅,尤為青年人所喜愛。

    隨著互聯網的普及,普通人也得以更全面地認識世界,同時更加深刻地意識到,中國人民徹底擺脫絕對貧困是一件多么令世人仰慕的壯舉。我們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上取得的令朋友嘆服、對手妒忌的杰出成就,更是讓國人堅定了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決心。如今的中國人比任何時候都更加自信,也更加熱愛祖國,崇尚英雄。

    我省的旅游城市本溪,素以本溪水洞、關門山、綠石谷等名勝著稱,而今年,位于本溪滿族自治縣東營坊鄉南營坊村的抗聯遺址老邊溝,又成為了眾多旅游愛好者的首選地,人們帶著感恩之心來此追憶歷史,緬懷先烈。這種情懷與旅行完美結合的紅色之旅,越來越受人們歡迎。

    初秋時節的老邊溝,雖說還沒到遍野楓紅的最佳游覽季,但那數十載櫛風沐雨后仍在見證崢嶸歲月民族風骨的抗聯遺址,依然帶給人們不一樣的感動。

    在抗聯實物陳列館聆聽完講解員的講述,再親身走進抗日聯軍戰斗過的地方,楊靖宇、趙尚志、趙一曼等抗聯英雄形象即刻變得立體而生動,更有一種感召力撲面而來,不但激蕩人心,更給固有的家國情懷增添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從老邊溝開闊的山門進入,一條狹長的山谷出現在眼前,兩側山勢陡峭,植被繁茂。從軍事角度講,大兵藏身于此,進可攻,退可守,實為理想之地。老邊溝設有上下兩條路供游人選擇:坡上是兩車道寬的柏油馬路,游人和小型車輛穿梭不絕;溝底是專為步行者鋪設的石板或木板路。導游說,溝里可供游觀的安全景區延伸十華里,上下兩條路中間有多處便捷小徑連接,可以隨意上下。于是,一行人分成幾個小組,我所在的小組首選坡上柏油路出發。

    行進一段后,發現這里氣溫明顯偏低,那些原始樹木竟然開始落葉了,踩在腳下,發出悉悉索索的聲響。正在猶豫,忽聽溝底傳來一陣陣說笑聲,透過稀疏的樹影俯瞰,隱約可見小橋流水,植被也比這邊繁茂得多。尋捷徑下到溝底,才恍然剛才我們走的是溝的南面,因背陰,溫度較低,早早出現落葉現象,而溝底和北坡日照充足,所以植被葳蕤,依然郁郁蔥蔥。于是感慨,古人稱山南為陽,山北為陰,溝谷河流北為陽,南為陰,今天真正見識到其中玄妙了。

    走進老邊溝便會發現,這里除腳下道路外,清澈的溪流、嵯峨的山石、種類繁多的植被、隱沒在山谷里的雞鳴鳥叫,都帶給你自然的質樸與原始的神秘。許是老邊溝與綠石谷同屬一個山系的緣由,這兩處的地形與自然景觀極為相似,都是植被繁茂的群山中隱藏的一道天塹,峽谷里泉水淙淙,于低洼處匯集成靈動的小潭,濕度大,負氧離子含量極高,經年累月的浸潤后,連石頭上都生出了青苔,變得圓滾滾綠茸茸的了。峽谷兩側也都是懸崖陡壁,怪石嶙峋,間有綠植點染其上,那該是采藥人和探險者的理想之地吧。因為山城本溪還以藥都聞名,山路的兩側肯定隱藏著不少珍貴的野生中藥材。行進中有朋友開玩笑,說大家多留神腳下啊,不定哪位一腳下去就踩到了千年老山參,那可就發大了。

    說笑時,導游大聲提醒:不要隨意亂走啊,這里不但有松鼠、山雞、野兔、野豬等野生動物,今年又出現野狼了。大家更要注意腳下,防著點兒灌木叢里爬進爬出的種類繁多的長蟲。大家明白他說的長蟲就是蛇。聽了他的話便斷定,當年抗聯選擇此處為根據地,除了復雜崎嶇的地形便于隱蔽,還應該是看上了這里有豐富的飲用水、藥材、野果以及野生動物等等賴以生存的諸多自然條件吧。陳列館講解員就說過,抗聯將士曾憑借地利人和,以弱勝強,在周邊打了兩場重要戰役,殲敵170多人呢。

    拐過一道彎,出現一片開闊地,陽面峭壁上刻著八個紅色大字:抗聯英雄,民族脊梁。字體上面直到崖頂處,高高矗立著六位抗聯將士的雄偉雕像,個個柱天踏地,神態硬朗,目視前方。

    在我以往有限的認知里,依山所建的塑像多為佛祖、圣賢類人物,而在老邊溝,那些巍然屹立的抗聯英雄卻是這里的山中之魂。有了他們,整個山谷、山脈都雄偉莊嚴起來了。敬仰之情油然升起。

    在游人爭相與雕像合影留念之時,我卻被雕像左上方延伸出去的一條小徑吸引,獨自拾級而上。

    沿45度的斜坡攀上20幾米,可見右側斜臥著兩塊高度均在兩米開外的巨石,兩石傾斜面構成能容兩三個人的夾縫,上面有幾根明顯是人為搭上去的枝條,構成一個不太規范的掩體。再走近些,發現巨石上刻有淺淺的“哨所”二字。于是恍然,原來曾經是抗聯部隊的前方崗哨。

    置身于這天然渾成的哨所前,忽有種居高臨下傲視群雄之感。這里確實視野開闊,周圍還有茂密的樹木作掩護,前可瞰溝底縱深情形,后可聽石壁左右動靜,如若發現險情,還可抄捷徑迅速躲進大山深處。這么遐想時,電影里哨兵站崗的場景便成為眼前的蒙太奇:不遠處立著消息樹,鬼子一露面,哨兵便立刻跑過去推倒它,給人們報信;村民們就帶上糧食、牲畜、雞鴨鵝狗等躲進山谷或藏進地道,民兵、游擊隊員等則各自找到有利地勢,有的向敵人開冷槍,有的在路上埋地雷,不見鬼子不拉弦兒……

    雖說這一切都在潛意識里進行,但卻真的會讓人產生一種哨兵的使命感,人也豹子似地警覺起來,屏聲,斂氣,耳朵豎起,只用鷹隼般的眼睛左顧右盼,捕捉著每一個可疑目標。透過山林,發現對面巋然凸起一塊淺色山巖,仿佛頂盔披甲的白袍大將軍,正如自己一般居高臨下,橫刀立馬,傲視著整個山谷。

    想當年,目光凌厲的楊靖宇將軍,是否就如此這般站在高處,依仗過人的軍事才華和頑強的戰斗精神,帶領部隊以極簡的武器戰勝裝備精良的入侵之敵,取得一個個振奮人心的勝利呢?

    矗立于抗聯哨所前,頭頂是白云飄悠的藍天,周圍是樹木繁茂的山林,遠處有山風呼嘯,近處是落葉飄飛,腳下還不時發出沙沙的響聲,仿佛這峽谷深處隱藏著千軍萬馬,只待一聲令下,便蜂擁而出,殺退所有犯我中華之敵。

    正在心胸澎湃時,腳下忽然傳來渾厚的男聲合唱:“我們都是神槍手,每一顆子彈消滅一個敵人,我們都是飛行軍,哪怕那山高水又深……”循歌望去,幾個同行旅友手端長短不一的枯枝做持槍狀,弓著腰身,邊唱邊臨深履薄地逡巡過來。在他們身后,又傳來了更多男女的唱和聲:“在那層層的密林里,到處都安排同志們的宿營地,在那高高的山崗上,埋伏著我們的好兄弟……”

    被這激昂的歌聲感染,居高臨下的我也舞動雙臂加入到合唱隊伍中:“沒有吃沒有穿,只有那敵人送上前,沒有槍沒有跑,敵人給我們造。我們生長在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我們自己的,無論誰要強占去,我們就和他拼到底!”

    在抗聯英雄塑像前的抗戰歌曲大合唱,把旅游氣氛推向了高潮,似乎所有人都變得親熟起來。可情緒平靜下來后,汗一落,小風兒一吹,后背明顯感到了涼意。忽然想到戰爭年代,在零下30幾度的嚴冬時節,抗聯將士在生存都成問題的情況下,還要與倭寇展開殊死戰斗,那該是怎樣的信念和超乎常人的意志在支撐著他們呀!

    繼續沿溝底前行,到達一塊略顯平坦的高地,導游告知,這就是當年楊靖宇將軍用于召開軍事會議的司令部遺址。人們不禁訝異,邊噓聲感嘆邊用心查找細微之處,氣氛頓時變得莊嚴起來。

    想當年,楊靖宇將軍曾擔任過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執行委員,1937年12月,又被確定為中共七大籌備委員會25個委員之一。如此杰出的人,就是在這樣的一方之地運籌帷幄,率領東北抗聯堅持了長達九年的艱苦卓絕的武裝斗爭,牽制住數十萬日寇不能入關,有力地配合了全國人民的抗日戰爭。

    在“司令部”不遠處,一塊標注“抗聯遺址”字樣的巨石吸引了眾人的目光,那石頭上竟然斜著生長出了三棵粗細不一的小樹。有好事者攀上去仔細查看,發現三棵樹是同根生長出來的連體樹。那干巴巴的樹根從石縫里執拗地擠出來,斜探著身子,表皮疙疙瘩瘩,卻掩不住遒勁的生命之力。

    這些石頭上長出來的樹木,在匠人眼里,絕對不能算材,但在騷人的心目中,卻成為一道風景,一個啟人心智的生命奇觀,就仿佛原始森林里以草根皮帶為食的將軍不屈的信念和頑強的生命力。

    著名作家張正隆在他的紀實文學《雪冷血熱》中說,在人類反法西斯的歷史中,再也找不到一支武裝力量,像抗聯那樣,面對強大的敵人,在極端惡劣的自然環境中,全憑人的意志和不甘當亡國奴的中國心,與入侵之敵進行不屈不撓、艱苦卓絕、悲壯慘烈的斗爭。

    今天,在建黨100周年、國慶72周年的特殊時刻,生活在共和國旗幟下的中華兒女在建設幸福美好生活的同時,更不會忘記那些為建立新中國赴湯蹈火的先輩。我們在緬懷先烈、禮贊英雄的同時,還應大聲發出此生無悔入華夏、來世還做中國人的拳拳之聲。

    在這個國慶節前夕的朗朗秋日,我慶幸自己走進了老邊溝,重拾歷史,拜謁英雄,感恩先輩。

    綿綿群山,是銘記中華兒女民族氣節的歷史豐碑。

    潺潺流水,是傳唱抗聯英雄舍身取義的不朽贊歌。

    群山屹立,英名永存。

    付桂秋


    編輯:韓濤
    無標題文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