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ye8cm"><strong id="ye8cm"></strong></nav>
    <nav id="ye8cm"><strong id="ye8cm"></strong></nav>
  • 無標題文檔 成年大片免费视频播放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大块网

    【報春花】花開半夏

    2021-09-13 10:25來源:鐵嶺日報社

    【字體:

    夏天里,我們喜歡虛掩的門,半開的窗,窗內有伊的側影,窗外有花枝被扶上墻;最好還要有一點兒不正經的風,一會兒撩一下窗簾,一會兒撩你眼睛……

    說花開,已半夏,一日復一日地炎熱,占據了天氣的主題。一向愛睡懶覺的我,也不得不改變策略,每天爭取早起一會兒,趁涼快做家務。撣水,除塵,擦擦抹抹,屋子里拾掇完了,拿起笤帚,掃走臺階上昨夜不知因何離樹的綠葉,花池旁消減的落紅。如此繁盛的背景下,見證凋零,難免有些許的感傷。

    小女兒家時,沒有養花的觀念。老宅院里的花花草草,都是兩三場透雨后,自己從地里拱出來的,房前屋后,籬邊墻角,皆是她們閑適的身影,或打單幫,或勾肩搭背。母親也像寵閨女似的,任由她們逞風加賽地開。

    出嫁后,婆婆不稀罕花呀朵呀的,認為是浪費了土地。小輩兒不好違背老人家的意愿,暫且將閑心擱置起來,學著煮飯炒菜,做一些零星的針線活兒。一開始能縫個褥單,補幾雙襪子,因為不會戴頂針,手指尖沒少扎出血。

    后來又迷上毛線活兒。自從織出第一件成品,接下來那段時間,居然有一點兒一發不可收拾:買了編織書,左一件右一件地織個不停。

    時間不禁混,一晃三年。分家,買房,可下擁有了三間冬不暖夏不涼的房子。日子緊巴自不必說,養鴨養鵝,用熱水袋孵化雞雛,半夜起來翻蛋,貼眼皮測溫度,不知道哪來的精神頭。甚至放棄午休,拎著柳條筐剜菜刀,趕著一群嘰里咕嚕毛絨絨的小東西,去村頭楊樹林。小花狗撒歡子跑在前面,后面跟著走路趔趄的兒子。

    忙碌之余,拈花惹草的念頭又冒了出來。于是著手淘弄花籽:胭粉豆、芨芨草、串紅,掃帚梅、大芍藥、雞冠花、波斯菊、夜來香,這些像兒時玩伴一樣熟悉的名字,一個個被邀請過來。

    小院子其實并不寬綽,靠西邊的一大塊,拿木柵欄圍起來,種一些應時果蔬;水井和下屋前面的兩小塊空地,在我的強烈要求下,壘起了花池,其余部分用紅磚鋪平。怕小花狗撓坑搞破壞,特意拉上了尼龍絲網。

    頭一年,她們挺守規矩,擦胭抹粉的只管呆在“繡閣”里,時不時把頭探出來四處打量,一副羞答答的小樣。第二年就管束不住了,兩個花池子先后淪陷不說,墻頭磚縫,凡是花籽能落到的地方,無一“幸免”。土豆壟鉆出兩棵,瓜架下蹦出三棵,柵欄前面站一排。看著她們這般招搖,我只是笑了再笑。

    蔬菜不夠吃,就去婆婆家摘,她總是把最鮮嫩的留給我們,嘴里嘮叨卻掩飾不住滿心歡喜。這樣多好,婆婆因親人的夸贊,把菜圃侍弄得更精心,我們也毫無后顧之憂地坐擁了自己的“后花園”。

    在每個薄云淡霧的清晨,攏頭發,束長裙,一邊拎著裙角閃避露水,一邊繞開那些嚶嚶嗡嗡的野蜂,花叢中穿過去走回來,像小小的冒險;抑或在午后,沏上一壺決明子菊花茶,炒香焦糖大瓜子,在風翻書頁的空當,清唱幾句:“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莫將閑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如此,花開已是半夏。

    李淑麗


    編輯:韓濤
    無標題文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