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ye8cm"><strong id="ye8cm"></strong></nav>
    <nav id="ye8cm"><strong id="ye8cm"></strong></nav>
  • 無標題文檔 成年大片免费视频播放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大块网

    【報春花】叫我羅叔叔(小小說)

    2021-07-14 15:06來源:鐵嶺日報社

    【字體:

    自打劉巧玲出現,老羅的心海就泛起了層層漣漪。隨著時間的推移,老羅覺得自己的精神負擔越發加重。

    老羅家住東北小屯。這里只種一季莊稼,秋收后,還有半年空閑,這時,閑不住的人便醞釀外出打工。

    這天吃完早飯,妻收拾完碗筷,撩起腰間的碎花圍裙擦了擦手,拿起那把醬紫色泥燒茶壺,往那個大號罐頭瓶子里倒水,幾片茶葉在瓶里上下翻騰,像幾尾嬉戲的小魚。“大丫剛寄來的,看看好喝不?說是不賤呢!”老羅兩口子一兒一女,閨女大丫嫁到了外地。

    妻見老羅得意地吱嘍吱嘍地品茶,隨說:“他爹,咱也出去打點兒工得了!這兩年莊稼收成不好,出去掙點兒零花錢貼補一下。”

    “眼瞅著入冬了,你這小身子骨兒,冷天寒地,家里屋外,又得照顧娘和二娃,能行?”

    “放心,娘和二娃有我。”

    屯里人愛往南跑,南方發達、暖和。老羅進了南方一家海參加工廠,就在那兒認識了劉巧玲。

    領工班長領著老羅來到分選車間,老羅第一眼便看到那個短發矮身瘦弱的女人。領工班長問老羅,會寫字不?老羅說,會劃拉兩個。那邊劉巧玲就咯咯笑起來,脆生生的,眼睛彎得像月牙,那一瞬間,老羅覺得像三伏天嗑了塊冰。

    老羅務了半輩子農,積累了很多人生經驗,可隔行如隔山,工廠節奏快,老羅有些手忙腳亂,屢屢出錯,不是箱包上標簽的小數點點錯,就是過秤時箱皮不去。分選機不停地轉,老羅一會兒提提褲帶一會兒用筆搔搔汗津津的頭,覺得自己就像家里土路邊雨前的螞蟻。這時就有領工班長悄無聲息地過來,眼中兩束寒光鋼釘一樣,讓人不寒而栗……劉巧玲偷空悄悄告訴老羅:注意啊,再發現出錯有被開除的危險呢!

    這之后,劉巧玲的目光更多偏向了老羅,叮囑,糾錯。老羅也漸漸欣賞起劉巧玲來。很多人從分選機上敗下陣來,可劉巧玲的分選機簡直是一架鋼琴,劉巧玲旁若無人,玉手輕飛,干凈利落地把海參分配到轉動著的每個分選盒里,分選盒吐出海參后的嗒嗒聲成了美妙動聽的旋律。

    漸漸地,老羅每天進車間的第一眼,似乎就是看劉巧玲來沒來。閑時,老羅調動自己曾經的文藝青年潛力,給劉巧玲講自身經歷、講遠古近代、講八卦閑篇,講發表過的幾首小詩,有時還唱幾句自己編詞的家鄉二人轉。劉巧玲經常笑彎了腰。

    考勤簿的數字在加厚,老羅往家打電話的次數卻越來越稀;妻打給他的電話卻多了起來。

    這天老羅進車間,眼睛卻撲了空。每天劉巧玲都早來,今天怎么了?上班時間已到,劉巧玲還是沒到。等了一個多小時,劉巧玲來了。

    晚上在劉巧玲家吃飯,劉巧玲哭述自己遲到和整個生活困擾的原因:前夫騷擾,甚至打罵。

    老羅漸漸感覺自己有點兒像天平,雖然他連劉巧玲的手都還沒碰過一下:一邊是日漸蒼老、不修邊幅、整天鍋沿兒地頭兒的發妻;一邊是小巧可人、光鮮奪目、整天海闊天空的劉巧玲。

    妻打電話來說:他爹,娘哮喘病犯了,你也要照顧好自己。小二說你那車間里有個小女人挺活躍,是嗎?老羅嗯、啊地答著。小二和老羅一起在這干活兒,前兩天請假回家。

    劉巧玲剛開始時管老羅叫羅叔、羅大哥,漸漸就直接叫哥了。劉巧玲時而楚楚可憐,時而歡欣雀躍,對老羅關心備至。老羅覺得自己就像家門前那棵老蘋果樹,開了伏花。他煩躁不安。

    周末中午劉巧玲說:“哥,來吃晚飯。”

    老羅明白這是要把兩人的關系推向高潮。近幾天,劉巧玲傾訴了很多衷腸,末了還含蓄地設想了一下兩人結合后的美好未來。劉巧玲的動作也親昵起來。老羅聽得愣住了。他的眼前再次出現了妻,出現了遠嫁的女兒和正讀縣高中的兒子。

    在宿舍,老羅的手機短信鈴響了。是妻。

    “他爹,小二這些天來咱家勤著呢,我看他有些不懷好意!另外,大丫頭兩天回來了一趟,哭哭啼啼的,說是對象有了外心,鬧著要離婚,你說這可咋辦?”

    老羅瞪大了眼睛,把短信一看再看,然后一屁股坐在那兒一動不動。

    舍友們漸漸回來了,老羅起身離開宿舍,找了個角落。老羅在角落里坐了很久,嘴里的香煙換得很勤。月光下,老羅咝咝地喘息著,偶爾哐哐地咳嗽著。

    第二天早晨,手機里有好幾個劉巧玲的未接來電。哥,你在干嘛?你在哪?急死人了!

    在北行列車的咣當聲中,老羅一字一字地回復:回家,叫我羅叔吧!隨后長舒一口氣。

    李遠東


    編輯:韓濤
    無標題文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