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ye8cm"><strong id="ye8cm"></strong></nav>
    <nav id="ye8cm"><strong id="ye8cm"></strong></nav>
  • 無標題文檔 成年大片免费视频播放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大块网

    【報春花】春天你好

    2021-07-14 15:05來源:鐵嶺日報社

    【字體:

    說話間就出了正月,坐在刮著大風的鄉下瓦屋里,心如止水。這樣的心境并非歲月的歷練,因而,與其說止水,莫若換成死水。

    回過頭來,思緒忽然回到了冬天。有一個月的光景忙碌得恍如轉動的陀螺,早起把東西屋兩個灶坑里的苞米稈兒灰燼扒出來,用塑料袋子兜住,然后邁著碎步緊走到大門外,我倒是滿心歡喜捏住袋子的一角把灰燼揚到田地里的剎那。或者有大風刮過,順著風向那么一伸手臂,“呼”的一下灰燼滾滾,眨眼間又天地清明了。坐在灶坑前看著紅彤彤的火苗,思緒是自由的。也想起了十多年前,同樣坐在灶坑前,一天一首唐詩地看,沒有刻意記憶,就是覺得喜歡。如今再也不是閑人了,得換成另外一身裝束,日復一日地去到院里的豬圈干活兒。塑料鍬撮在水泥地上咔咔地響著,已經使壞了若干把。已經有幾年與生靈們共處了,所以不單我和它們有感情,它們和我也一樣,那些大腹便便的母豬偏偏要我拍拍它們的頭部然后才肯吃食,或者重復著再來我跟前互動,我則寧可耽擱吃飯也不要不拍它們的頭部或者脊背。

    收拾完豬圈就又到晌飯了,除揚灰外幾乎跟早飯盡同。亦如此的是晚飯。唯一不同的是晚飯時屋里亮起了燈光。燈光里做飯,一種別樣的溫暖在心里蔓延,不同白日。

    晚飯后,看那本枕邊的書,不知什么時候,書或許滑落地面,燈也熄滅了。夜像一張大網,羅住滿身疲憊的我,夢里,我見了媽媽……

    這個冬天有一個電影很火,就是《你好李煥英》,我還沒有看。其實從零碎拼湊的印象里我早已知曉了內容,在漫長的冬夜里,我無數次在夢里呼喚過“你好媽媽”、“你好于姐”。以我敏感的性格,早已知曉作者的表達或者說辭,在年這個喜慶的日子里,不愿勾起心底無邊的悲傷,就讓心情在鞭炮的喜慶大音里穿梭,讓思緒停一停,靜一靜。

    好像往年冬天從來沒有過今年的忙碌,因而,在勞動中就有了替代,壞心情就變成了好心情(暫且這么說);慢慢地,會不會把那些塵封的記憶就此擱置,也未可知。

    這個冬天還有一件事勾起了傷感,但僅只一天而已。并且這一天也只是內心酸酸的沒有思緒的落淚而已。

    元旦前一天,收到友人的電話,說他從這個小鎮轉到了別處上班。放下電話的剎那,淚就流過了腮際,甚至去收拾豬圈或者忙活在灶前時,依舊如此。倒是思緒遲鈍得直到一場大雪降臨時,才幽幽地跑出鄉野,飛到八里遠的小鎮的那幢白樓前饒了一圈。

    在這個遙遠的小村里,思緒永遠走不出自己,走不出坎坎坷坷的原野。

    天漸漸變長了,我也會從一截木頭回魂成鮮活。我期盼春天,院前屋后的樹木開花,桃花粉艷,梨花似雪。想想人在花海中徜徉,嗅著花香,不覺中有個聲音響于心間:

    你好,春天!

    曲春秋


    編輯:韓濤
    無標題文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