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ye8cm"><strong id="ye8cm"></strong></nav>
    <nav id="ye8cm"><strong id="ye8cm"></strong></nav>
  • 無標題文檔 成年大片免费视频播放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大块网

    (報春花)母親的玉米餅

    2021-01-18 11:57來源:鐵嶺日報社

    【字體:

    早晨,母親來到我的店里,從兜子里提溜出一樣吃食,對我說:“這是鄰居家給的一團面,做了餑餑,都給你拿來了。”

    我打開塑料袋一看,是四個金黃蓬暄的玉米面大餅子,不由得心中暗喜。熬碗土豆絲湯,一頓吃兩個,正好夠吃兩頓啊!還不能挨著吃,得隔開,不然肯定就感覺不到那么好吃了。對,今天晚上吃一頓,明天晚上再吃一頓。就這樣想著,隨手將餑餑放在了碗架柜上面的盆里。

    前些天,妹妹的一個朋友送給她一對沙發,寄放在我的店里。快中午的時候妹妹打來電話,說她的一個叔公帶著一個司機開車來取沙發。人家是城里人,又是實在親戚,頭一次來,不可怠慢。可他們說什么也不肯去下飯店。沒辦法,只能讓飯店把酒菜送來,又要了二斤餃子。

    沒吃幾口,叔公就問:“有沒有大蔥大醬?”

    我忙活著說:“有,在里屋碗架柜里。”

    叔公起身走進里屋,一手端著醬碗攥著大蔥,另一只手拿著一個玉米餅子,還沒回到桌旁,就已經咬了兩口:“這個好吃,多少年沒吃著了。”

    他狼吞虎咽,就著大蔥大醬,轉眼間一個餅子下了肚,又進去拿了第二個。“誰做的,這么好吃?”

    我心里暗暗叫苦,后悔沒把玉米餅子藏起來,又不好意思攔著:“老母親做的,早上拿來的。”

    司機瞅了一眼叔公,顯然忍不住了:“別光自己吃,還有沒?給我也拿一個。”

    第二個餅子消滅掉,叔公仍然舔嘴巴舌。他索性連盆將剩下的兩個玉米餅子端到桌上,一個遞給司機,最后一個又占為己有。

    客人開車而去后,望著沒吃幾口的酒菜、餃子,還有盆里的餑餑渣子,我心里滿懷感慨。

    小時候,玉米餅子、咸菜疙瘩、大蔥大醬是家常便飯,小孩子飯桌上不愛吃,跑乏了,玩累了,饑餓的肚子急需填滿,才能對玉米餅子引起食欲。那個年代,玉米是家家戶戶的主糧,玉米磨成面放在袋子里,做飯時,舀兩碗水和成面團,往大鐵鍋沿上一貼,餅子就成了。有時候火頭大了,接觸鍋面地方結了厚厚的“糊嘎巴”,不愛吃也得往下咽。

    土地承包后,農民家里有了余糧,玉米面漸漸成了豬雞的飼料,玉米餅子漸漸退出了餐桌。

    進入21世紀,吃膩了精米細面的人們又想起了粗糧的種種益處,有人也把它當成對艱苦年代的回憶。

    前些年,每當玉米定漿,母親就把園子里的玉米棒扒下來,搓掉粒晾干,磨去表皮,裝在大盆里用水浸泡,幾天后將少量玉米粒撈出烀熟,再兌進生玉米粒中進行配比,然后磨成水面發酵,放入小蘇打,酸堿調和適度。這樣做出的玉米餅好吃。

    玉米餅除了貼在鐵鍋沿上形成嘎巴是一種做法,還可以將屜布鋪在簾子上,攤上一大塊稍稀點的玉米面,蒸熟后用刀切成小塊,密密麻麻布滿了蜂窩,更加松軟可口。還有一種做法,就是在鐵鍋上擦上少許豆油,燒熱后,舀一小勺調成糊狀的玉米面,沿著鍋邊往下一倒,“嗞啦”一聲,滑了下去,形成一條長尾巴,蓋上鍋蓋悶一會兒,用小鏟刀一鏟,帶著油香的玉米餅就出鍋了,東北人管它叫“鍋出溜。”

    想把玉米餅做的好吃,是個復雜繁瑣的過程。母親年歲大了,最近二年沒有做玉米餅。雖然我愛吃這口,恐怕勞累著她,就再也沒好意思張口。

    劉春偉


    編輯:韓濤
    無標題文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