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ye8cm"><strong id="ye8cm"></strong></nav>
    <nav id="ye8cm"><strong id="ye8cm"></strong></nav>
  • 無標題文檔 成年大片免费视频播放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大块网

    致富頭雁付寶庫

    2021-07-16 12:05來源:鐵嶺日報社

    【字體:


    付寶庫將全部心血放在果園上,每天上山查看果樹長勢。

    在西豐縣城50公里外的北部山區,坐落著天德鎮天來村。曾經的天來村是全省出了名的貧困村,村委會沒有辦公場所,負債60萬元;12.6平方公里的地域面積,荒山坡地占了10.7平方公里;村民人均2畝地,年收入不足千元,老百姓家里窮的叮當響。

    如今的天來村卻是天翻地覆、令人驚嘆:青山之間郁郁蔥蔥,山坡地頭果樹成林,果農的笑臉映襯著豐衣足食的美好生活,全村果樹種植面積8500畝,產值1300萬元,人均收入過萬元。

    天來村的脫胎換骨、滄桑巨變,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付寶庫功不可沒。

    “莊稼人肯吃苦才能有出頭的日子”

    1960年出生的付寶庫,在家里排行老七,上有3個哥哥3個姐姐。因為在家里男孩中排名老四,村里人都管他叫“大四子”。

    由于是家里的“老嘎達”,腦瓜靈活的付寶庫在念書上多得了幾分“偏愛”,“我們村有2000多口人,我那一屆學生就有6個人念完了初中,我就是其中一個。”

    中學畢業后,17歲的付寶庫回到村里下地干活。“我父親是生產隊長,還干了6年村委會主任,父親勤勞肯干、熱心腸,誰家有困難他都上前幫忙。母親身體不怎么好,家里的瑣事就由母親料理。我的6個哥哥姐姐也都能吃苦,那時候都在生產隊掙工分,我們哥7個總是掙得最多的,掙的錢都交給我媽,當時我們家在村里算是上中等戶。”淳樸的家教家風對他影響很深,讓他養成了堅韌不拔、能為過上好日子找出路的性格。

    “賣力氣干活那是必須的,但光靠出力不行,得琢磨更掙錢的道兒。”善于觀察、愛琢磨事是付寶庫的一個特點。“包產到戶”的當年,在家里的支持下,付寶庫花了8000元開回了全村第一輛“長春28”拖拉機,開始干起拉活的買賣。“同樣是養一臺車,別人家3個人搭配,我一個人就能既開車又裝車還卸貨,我力氣大,別人抱著石頭,我就能給舉起來。”回憶起當年,付寶庫露出了孩子般的那份笑容和滿足。

    經歷了兩年的摸爬滾打,1984年,付寶庫加入到四平修公路的隊伍中。“別人都是天亮起來干活,我半夜2點就起來開始裝車,雖說那時候年輕能干,但也真是累。”當年付寶庫就掙了3萬元。

    隨后的幾年中,付寶庫和本村姑娘許香芝結了婚,兩人性情相投、相互扶持。1991年,兩口子投入15萬在天德鎮建起了加油站,不久又投入20萬蓋起540平方米的三層樓,開起全鎮第一家大酒店。2004年,付寶庫在四平二龍湖包魚塘,收入可觀。

    學到新技術,付寶庫第一時間傳授給果農。

    “養育我的家鄉遇到困難了,我必須回村”

    2009年時的天來村可以用“窮掉了底”來形容:村部被他人占用,村里外債多達60余萬;老百姓每家兩畝地,糊口都困難,村不像村,家不像家。

    “咱也想干點啥,可都是荒山,地種不上,一把子力氣沒地方使。”

    “窮日子過夠了,啥時候能翻身?”

    “這年頭干啥不得要本錢,可本錢哪來?吃飯都不夠!”

    村民的抱怨聲深深扎在了時任村支書仉殿福的心上。“我到任了,歲數也大了,干不動了,我在任時沒完成的任務得有人完成。”帶著這個念頭,仉殿福挨家挨戶征求意見:“咱們村不能一直這么窮下去,你們覺得誰能帶領全村老百姓吃飽飯,我聽聽你們的意見。”

    “大四子!”

    “付寶庫!”

    那時候的付寶庫在鎮上生活多年,但他的聲名卻一直在村里傳播:“大四子聰明還認干,人家那日子過得可真叫好,有車有房,媳婦孩子都跟著享福。”“他要是能回村帶著咱們干,保準能掙著錢,最起碼吃穿不愁。”

    付寶庫被村民“惦記”上后,仉殿福的心里敲起了撥浪鼓:人家大四子在外面混那么好,咋能撇下買賣回村吃這苦?我對全村百姓有愧,找個好接班人算是對大家一個交代,就算求我也得把大四子求回來。

    天來村距離四平二龍湖水庫有25公里,每次去找付寶庫,仉殿福都得早上5點出發,騎2小時的自行車。“說實在的,起初老支書來找我談,我是一點沒往心里去,壓根都沒合計回村,我那買賣干得好好的,回去干啥?”直到仉殿福第5次登門,付寶庫動搖了。“那是大冬天最冷的時候,早上7點不到,老支書就來敲門,我一開門,根本沒認出來是誰,頭發、帽子、眉目哪哪都是冰碴子,當時我這心就不是滋味了。”被老支書的執著感動,付寶庫終于吐口兒了,答應跟著仉殿福回村看看。

    回到村里,付寶庫的心就更不是滋味了,荒山上雜草叢生,老百姓家有的連門都沒有,一個比一個過得寒酸。“回家后,我就睡不著覺了,我走出來這么多年,我的日子越過越好,可村里老百姓的日子卻過得這么困難。過去我是不知道這個情況,現在我知道了,不管的話,我能安心嗎?”在與妻子商量了幾番后,老支書和鎮里領導又兩次上門做工作,“我當時對鎮上領導說,我回去選一把,選上了我就干。”

    在2010年的村“兩委”班子換屆選舉中,付寶庫滿票當選。

    村民家里的果子長啥樣,付寶庫心里全有數。

    “想脫貧得找對路子,帶著村民一起干”

    “丫頭,這是我對你說,俺家你嬸都不知道,這些年我搭村里和老百姓的錢不計其數,前前后后能有一百多萬,給自己花錢我不舍得,但是誰家有困難我不幫,我心里過不去。”付寶庫對記者說出了藏在心里多年的話。

    付寶庫回村任職的第一件事,就是自掏腰包8萬多元,還饑荒、蓋村部。第二件事,就是找脫貧致富的出路。

    天來村區域面積12.6平方公里,其中有山地10.7平方公里,得天獨厚的自然優勢特別適合果樹栽植,再加上當地20多年的果樹種植歷史,讓付寶庫悟出一個理兒:資源優勢擺在那,就看怎么用,栽果樹肯定差不了。付寶庫把村“兩委”班子成員叫到一起研究,決定在村里實行規模種植,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

    以前,天來村不少農民也種過果樹,由于不懂技術、管理粗放、沒有銷路,很多人不僅荒了地,還賠了錢。聽說要種果樹,村民們誰也不想種,付寶庫就帶著村“兩委”班子挨家挨戶動員,可大家還是覺得種玉米實在,收入少點,但旱澇保收。“山多地少不用怕,山坡栽果樹,樹下種雜糧,山下搞農家樂,水果雜糧都賣錢,搞觀光旅游還能掙現錢。我保證咱們村3年翻身,5年變樣。”付寶庫夸下了“海口”,村民心里也有了底。

    要讓大伙兒干,不如干給大伙兒看,付寶庫帶頭承包了120畝荒山坡地,栽上了蘋果、李子、糖梨樹。他還用家產保證:“3年后,誰家種果樹收入趕不上種玉米的,我個人給補錢。”就這樣,在付寶庫的帶領下,李雪峰包了110畝,王義包了95畝……越來越多的村民加入栽果樹的大軍,天來村的果樹達到3000多畝。

    7萬棵果樹上了山,付寶庫就帶著李海峰、馬洪生等人到沈陽農業大學學技術,回到村里再手把手地教會農民。遇到大家弄不懂的問題,付寶庫就把專家請到村里給果樹把脈開方,花少、落果、病害等難題被逐一破解,果農心里的石頭慢慢落了地。

    果農豐收了,但周邊商販互相壓價收購,一時間大量水果滯銷。付寶庫就帶著樣品果上北京、下廣東跑市場,半個月后,外地水果商的車隊開進了天來村,果農賣上了可心的價錢。2013年,付寶庫牽頭成立了天來村傅博果業專業合作社,吸收126戶農民加入合作社,并注冊了自己的品牌,通過了農業農村部無公害食品產地認證,小小果子成了北京、上海等地消費者的最愛。

    隨后幾年,付寶庫引導村里的種果大戶先后建成恒溫冷庫15座,每年秋季存貯水果,春節錯峰銷售,讓果農增收80多萬元。2016年,天來村利用遼寧省壯大村集體經濟扶持項目建成了水果專業批發市場,建成恒溫冷庫4座,吸引了全國各地的水果收購商,每年給村集體增加收入20多萬元。同時,天來村在花果山規劃建設的千畝觀光采摘園、休閑觀光鹿園、垂釣園等鄉村旅游項目陸續竣工,鄉村休閑觀光產業不斷發展完善,給天來人帶來了穩定財源。

    2017年,付寶庫又南果北栽,引進“美早”大櫻桃,效益特別好。目前,天來村花果山上果樹品種增加到12個,257戶果農家家收入數萬元,黃桃、枇杷、無花果等當地稀有品種也相繼被引進。

    多年來,付寶庫多次自掏腰包幫助村里困難群眾。

    “這里就是我的家,我會一直堅守下去”

    “選我當村里的帶頭人,那我就是大家長,誰家的事我都得管,還得管好。”了解到幾個分散的小屯村民吃水還靠肩挑,既不衛生也不方便,他積極協調縣水務部門,經多次協商,終于給這些小屯村民打上了山上引流井,老百姓不用花電費錢,水就到家了,全村人都用上了自來水。

    幾年前,進出天來村沒有一條像樣的路,村民出行十分不便,經過付寶庫積極爭取,這幾年全村大街小巷、各家各戶門口全都修上了水泥路,果園作業路也修建了3.7公里水泥田間作業路,這不僅極大地改善全村交通條件,而且極大地促進了果樹產業的發展。

    做一名好的支部書記,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每天五六點鐘就開車上山巡邏,白天還要和村班子一起處理各種事務,付寶庫忙得“腳打后腦勺”,每天晚上11點以回到家是家常便飯。

    貧困戶高士力家的危房需要翻建,一是缺少資金,二是翻建房子手續變更不好辦。付寶庫先是幫助他協調危房改造款3萬元,住房手續他跑縣里兩三次找有關部門才幫助辦完。

    全村誰家有大事小情都找付寶庫,哪怕是差個地邊界,他都到場幫助協調關系,他的手機早已成為熱線電話,全村人都知道他的號碼。

    在脫貧攻堅工作中,為了不讓一個貧困人口掉隊,產業扶貧是最好措施。貧困戶建果園,付寶庫號召黨員干部實行三包,即包果樹苗、包技術、包銷售;安排沒有建果園但有勞動能力的貧困戶去果園打工,在果園打工每年至少能掙30000元。

    在他的帶領下,2016年天來村摘掉了貧困村的帽子,186戶、421名建檔立卡貧困人口過上不愁吃、不愁穿的生活。

    付寶庫的付出不僅得到了村民的愛戴和擁護,更得到了組織的肯定和認可:遼寧省優秀黨務工作者、全省脫貧攻堅先進個人、鐵嶺市優秀共產黨員、鐵嶺市勞動模范。在6月28日召開的全國“兩優一先”表彰大會上,天來村榮獲全國先進基層黨組織稱號,付寶庫代表天來村黨支部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接受表彰,這是遼寧省唯一獲此殊榮的村級集體。7月1日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大會上,付寶庫在天安門廣場參加了慶典。

    載譽歸來的付寶庫已過花甲,本該頤養天年,可付寶庫依然干勁十足:早起上山巡邏,白天走訪百姓,出門學新技術、引進新品種、聯絡新銷路,行程還像剛上任時一樣排得滿滿當當。當記者問起還能堅持多久,他笑不做聲,轉身跟著果農走進溝里摘成熟的杏:“拉水果的來啦,可不能讓人家等久了,別耽誤老百姓賣好價錢!”

    鐵嶺日報全媒體記者王賽


    編輯:韓濤
    無標題文檔